地址:石家莊市中山東路265號 北國東尚西塔樓7層1204室 (中山路與青園街交叉口東行50米路北)
電話:0311-89619152
傳真:0311-89269377
網址:www.wzlkwr.tw
郵箱:[email protected]

“職業炒標客”狀告企業侵權

[發布時間:2013-05-09 14:46:54]

     安慶金百合商務大酒店老總劉艷沒有想到,自己竟遇上了傳說中的“職業商標客”,她合法注冊了三年的公司成了被告,被對方以侵犯商標權為由要求改名。據了解,狀告她的是一位上海女子,其個人注冊了135個不同名稱的商標,曾在全國多個省市“維權”起訴。日前,由于原告的代理人稱遭不明人員暴毆,原定在當天的開庭計劃被迫“流產”。

    位于安慶市經濟開發區湖心北路上的安慶金百合商務大酒店成立于2008年12月,主要從事餐飲住宿業務。據該酒店總經理劉艷介紹,她原是名下崗職工,十多年來靠自己的勤勞和積累,投資100萬元創立了安慶金百合商務大酒店有限公司,酒店成立兩年來上繳利稅100余萬元,去年剛被當地工商、消協評為誠信單位。然而令她沒想到的是,守法經營的她突然成了被告,今年5月,她接到安慶市中級法院送達的傳票,上海一女子狀告酒店不正當競爭,侵犯了對方的注冊商標——金百合。

    劉艷說,對方認定酒店侵權的事實及理由是,被告酒店將“金百合”作為企業字號并在經營場所內顯著、突出使用的行為,侵犯了原告的“金百合”注冊商標專用權。而被告將與原告“金百合”注冊商標完全相同的“金百合”文字作為企業名稱的字號,并商業性的突出使用的行為,主觀上有過錯,構成對原告的不正當競爭。

    在起訴書中,原告向法院提出了三個請求。

    首先,判令被告安慶金百合商務大酒店停止各種方式商標侵權行為,即包括拆除、銷毀含有“金百合”標識的廣告牌匾、銘牌、名片、收款小票、定金單、信封、信紙等,以及停止在其他商業性活動中使用與涉案商標相同和近似商標標識;其次,請求法院判令被告立即停止各種方式的不正當競爭行為,即停止使用含有“金百合”字樣的企業名稱,并限期辦理企業名稱變更手續;最后還請法院判令被告在《安慶日報》正版上刊登
2次聲明,消除侵權影響;并要求賠償相關經濟損失與承擔因其侵權行為而造成的原告為制止、消除侵權行為發生的調查取證費等合理開支全計人民幣十萬元,并承擔訴訟費。

    “我的企業名稱也是在安慶市工商局合法登記注冊的呀,要錯也是工商局的錯”,面對訴狀,劉艷一頭霧水。她說,2008年她在安慶市工商局辦理工商營業執照時,帶去了二個名稱,一個是金百合,一個是艷陽天。工作人員在電腦上查詢后告訴她,可以注冊“安慶市金百合商務大酒店”,于是她才選擇了這個名稱,并誠信和守法經營至今。 “上網查查,叫‘金百合’的公司多了去,在安慶市區還有一家叫‘金百合’的影樓,劉艷說。

    5月13日開庭的當天上午,劉艷收到了一份原告代理律師向她和法院提供的一份網上下載的案例,顯示:2008年10月,原告莊小秋曾在我省馬鞍山狀告馬鞍山金瑞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商標侵權,該案最后達成了民事調解協議,原告許可對方使用其“圖文+金瑞”注冊商標三年,年使用費5000元,總計15000元,馬鞍山金瑞酒店管理有限公司還自愿補償原告3000元。劉艷說,對方其實在暗示她也如此“和諧”,但她到安慶市工商局一查,驚訝地發現原告莊小秋竟然一個人持有135個不同的商標。進一步上網查詢,發現對方曾在全國多地打起類似的官司,有輸有贏。劉艷意識到自己這次是遇上了傳說中的“職業商標客”了。

    記者在中國商標網通過莊小秋的姓名查詢,發現其確實注冊有135個商標,其中有126個是在2006年9月到 2007年9月,一年之間申請的,僅2006年10月16日一天,莊小秋就申請了24個商標,這些商標的申請代理單位都是湖北中楚商標事務代理有限公司。而這些注冊商標的類別絕大多數是最常見的第43類:提供食物和飲料服務;臨時住宿。

    那么遠在上海的原告又是如何固定安慶這家酒店的“侵權”證據?根據原告提供的證據材料,記者發現在今年2月10日,就在“金百合”注冊商標10年使用期結束3個月前,原告就曾委托代理人李某來到金百合商務大酒店開房住了一天。隨后在2月16日,花了1200元的公證費,請來宜城公證處的公證員對只要印有金百合字樣的訂房、訂餐卡、鞋套、早餐券和梳洗用品乃至門頭金百合標志進行拍照,保全證據。
據了解,“金百合”原商標持有人并非莊女士,而是江門市南貿有限公司于2001年5月14日注冊,2006年12月以7萬元的價格轉讓給莊女士,經營范圍包括:餐飲、住宿、酒吧、法律服務、印刷,甚至是日間托兒所(看孩子),其使用年限至今年5月13日。

    根據相關法律規定,如果注冊商標三年內未使用的話,任何單位和個人都可以提出注銷該商標。那么,原告又是如何使用“金百合”商標的呢?據了解,原告莊小秋現為上海悅旅酒店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自己并沒有開設以“金百合”命名的實體公司。根據其向原告提供的證據顯示,其曾在浙江省平陽縣昆陽鎮銀河做了“金百合酒店”連鎖的戶外廣告,但廣告上的全國免費電話,卻是空號。根據原告提供的案例和記者在百度搜索發現,莊小秋曾在全國多個省市打過多起類似的注冊商標維權官司,有我省馬鞍山、浙江湖州、江蘇蘇州、上海等地。

    那么,莊小秋為何要在一年之內辦下如此多的商標?這上百個注冊商標,她又是如何使用的?昨天下午,記者電話聯系了莊小秋所在的公司,該公司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莊小秋的這些問題,全權由他的代理律師李雍回答。隨后記者聯系了李雍,他反問記者,這就像你為何要當記者一樣,李雍律師還告訴記者,他在安慶開庭前被人無故打了,現在安慶警方正在調查,其他的事情他不愿意說。

    據劉艷介紹,5月13日開庭的當天上午,她的代理人曾去法院交換材料,當時還看到了代理人李某,但下午3時開庭,其聽到法官告知,說警方已打來電話,稱李某被人毆打無法到庭,開庭時間只得順延。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