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標注冊

地址:石家莊市中山東路265號 北國東尚西塔樓12層1204室 (中山路與青園街交叉口東行50米路北)
電話:0311-89619152
傳真:0311-89269377
網址:www.wzlkwr.tw
郵箱:[email protected]

從“大手”商標糾紛看身體形象設計版權保護

[發布時間:2019-6-17 16:50:54 分類:商標注冊]

在國外,很多球星的肖像或者身體的某個部位經常被相關企業設計為標志性的形象并進行版權登記或者注冊為商標,例如喬丹的經典扣籃形象。當然,名人門前是非多,在這種涉及到球星身體形象部位的設計、營銷和利益分配中,經常存在著許多法律糾紛,例如下面這個例子。

NBA巨星倫納德的防守技能被稱為“死亡纏繞”,那雙大手可謂無人不知。不久前,倫納德與耐克合同到期并發生法律糾紛,原因就出在耐克推出以倫納德手掌為主元素的“Klaw”標志并進行商業布局。在訴狀中,倫納德聲稱“Klaw”標志是其親自參與設計的,之前因為與耐克簽約,所以允許耐克在部分產品中使用“Klaw”標志,但到了2018年,隨著合作關系的變化,他計劃繼續在服裝和鞋類等產品領域使用這一標志,但卻發現該標志被耐克擅自進行版權登記以及商用,因而提起訴訟。這一事件盡管發生在美國,但是其中的法律問題,卻值得我們研究。例如,某個國內的知名運動員將自己的手掌或者其他身體部位提供給某個商業公司用于設計形象LOGO,發生糾紛后在版權層面他如何主張自己的權利?

首先,要用版權維護自己相關的法律權益,起訴主體一般要具有作者或者相關的法律身份。但是,僅僅在作品創作中提供自己的身體或者其他信息如人生經歷等作為貢獻并不一定能取得作者或者相關的創作者的法律身份。現行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三條規定,著作權法所稱創作,是指“直接產生文學、藝術和科學作品的智力活動”,因此,“為他人創作進行組織工作,提供咨詢意見、物質條件,或者進行其他輔助工作,均不視為創作”。根據該條規定我們不難看出,僅僅把自己的手掌或者其他身體部位提供給某個商業公司用于設計形象LOGO,在我國并不足以成為獲得作者身份的充分條件,因為這僅僅是為他人創作“提供物質條件”。又如,某個畫家發現一位流浪者天生異相,于是為其繪制了肖像畫,結果在國際大賽中獲得巨獎,而這位幸運的流浪者并不能僅僅依據自己是形象的所有者而主張自己也是這副畫作的合作作者之一。再如,某作家張三編纂了《拾荒者的真實日常》一書,李四作為拾荒者提供了大量的生活細節和各種感想,張三則對內容進行了編輯、加工、升華,則該書的著作權一般而言仍只歸屬于張三,李四作為原始信息的提供者并不能因此就可以轉換身份而成為合作作者。

其次,如果相關人員在作品創作中不但提供了自己的身體形象或者其他信息,而且提供了實質性的創作性勞動,那么,就可以獲得合作作者的身份,對于作品的利用、收益,同樣享有發言權。現行著作權法和著作權法實施細則分別規定了關于合作作品的幾條法律規則:其一,兩人以上合作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其二,合作作品可以分割使用的,作者對各自創作的部分可以單獨享有著作權,但行使著作權時不得侵犯合作作品整體的著作權。其三,合作作品不可以分割使用的,其著作權由各合作作者共同享有,通過協商一致行使;不能協商一致,又無正當理由的,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行使除轉讓以外的其他權利,但是所得收益應當合理分配給所有合作作者。不難看出,對于在相關的創作中作出著作權法認可的實質性貢獻而不僅僅是提供身體部分形象信息的球星,自然可以獲得合作作者的身份并主張對于作品使用、收益的權益。例如,某田徑運動員王五基于自己的腿部優勢而與某商業公司合作創作了“飛毛腿”圖形,但是,該公司未經王五同意,將“飛毛腿”圖形作為商品商標注冊在自己名下。那么,由前文可知,該公司無權擅自將共同共有的合作作品單獨注冊為自己名下的商標。前面提到,兩人以上合作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具體的權利行使方式,則因合作作品是否可以分割使用而有所不同。顯然,對于該例中的“飛毛腿”圖形的商標注冊使用,屬于“不可以分割使用”的情形。對于這種情形,前面提到,“合作作品不可以分割使用的,其著作權由各合作作者共同享有,通過協商一致行使”。顯然,該公司擅自將共同共有的合作作品單獨注冊為自己名下的商標,屬于一種對合作作品的使用,印制商標意味著對圖形作品的“復制”,而將貼附有商標的商品出售則意味著對圖形作品的“發行”,但卻并未與王五進行過任何形式的協商,因此,其行為并不屬于合法行使合作作品著作權的行為。

值得補充的是,前面的論述都是基于相關的民事主體版權方面的維權,但是,版權并非維權的唯一路徑。例如,盡管相關的人員沒有參與相關圖形的實質創作而僅提供了身體的部分形象,但是卻與相對方簽訂了詳細的商業合同,那么就可以基于合同的權利義務條款提起合同違約之訴。又如,盡管相關人員沒有參與圖形的實質創作而僅提供了身體部位的形象,但是該身體部位形象卻與相關人員具有身份上的唯一識別性從而產生了商業上的身份識別性,那么同樣可以從反不正當競爭法上尋找維權路徑,而國外一般通過“商品化權”進行維權。(袁 博)


本文來自網絡,文章不代表yitm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wzlkwr.tw/”
一諾知識產權 專注石家莊商標注冊 河北專利代理 河北版權登記 石家莊高新認定等業務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